七夜未央歌

壮志凌云几分愁,知己难逢几人留。

回到顶部

书生读落三更月

不痒不痛不寂不倦的日子,也可以写一段平淡的文字来说说最近的生活。没有找到合适的距离来相处,却意料中得到合适的方式来遗忘。独自金戈铁马,半生天涯。没有目光纠缠暧昧,没有眼里温柔满溢。

似有些荒废的日子里唯一看了本正经的书叫做《草样年华》,和我写日记所想无关。“或许哪一天”,它不是一个理想地开头让我写更多相似的话,来表达无论是爱、喜欢、了解、悲观、孤独、自由,等中的哪一种,再敏感的器官也会衰老,当只需照着记忆就能够分辨出自身处于什么样状态的时候,我可以抛弃心灵。取代它的可能是客观的世界,机械、材料、耕种、运动、星空,任何永在变化的物质。

两个月快到结束的时候了,天气没什么太大变化,一场风雪和今夜一场三更雨。每天早上都是明亮的光线逼得我把眼睛睁开,似有若无的暖意时刻提醒着我七堇年的那句被窝就是青春的坟墓。时而仰头注目一下邻家屋檐下的燕子窝,总想着燕子对着电线瞅着穿破雨幕的电光。这六九的天气我已经感觉到春天的临近。仿佛很快就能满树藤枝,郁郁葱葱。

在家除了画画还会看些小说或拿着手机拍一些野景填补时间,偶尔站在家门口左右张望,想着门前的花园里肯定会有遗留下来的牵牛花种子,想来今年又会是另一番景象。毕竟无论是人还是其它什么东西被遗弃后的力量总是无法估量的。

老家不远处的那块三分果蔬地依旧会有人去撒些肥料,光顾一下。小时候在这长满野花的田径上仰起头呼喊戴手编的花环草帽,而更早的时候它是一块稻田,夏日我便坐在不远处的废弃土塔上,守着割麦穗的姑姑们等她们一起回家。晚上,喜欢独自到院子南面的平房顶上吹风,月亮也很亮很圆,身边还有一只很亲切的大狗。就这样闲的什么都不做的话一天过得也很快,平静的日子总有这样的惬意。

昨日在路西的那家旧商铺,遇到一位十分优雅的职业女士。她没有丢失最基本的礼貌向我莞尔一笑,我却不自然的低下头有些心虚。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我越来越随意地活成这般无所顾及的样子。而不是不顾一切的去顾及一切。还是夜安吧,希望不要做奇奇怪怪的梦才好。

 

评论
热度(7)
©七夜未央歌 | Powered by LOFTER